第十九章:夫人18

快穿之银玉 作者:篱落疏疏

第十九章:夫人18

      林青云的这些肺腑之语,银玉是一句也没听见,她太累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才起来。
    银玉打开房门,晨光照射进房内,一派山光美好。
    “宿主,宿主……”006从回避的状态出来,兴奋地在银玉身边打转。
    “怎么了?”银玉身姿袅袅娜娜地坐到梳妆台前,心情颇好地陪闷坏了的006说话。
    “宿主,林青云一大早就起来了,你猜猜他去做什么了?”
    无非是些亲手做膳之类的讨好之事,自古风月之事,套路总是相同的。银玉猜到了,瞧见006一副借花献佛的邀功模样,只假装不知,眉眼含笑地问:“他做什么去了啊?”
    “他去给宿主你做早膳了!”006身上的光一闪一闪的,显然对林青云挺满意的:“这里的男人讲究君子远庖厨,为女人亲自下厨是极损颜面的。而且他不光自己做饭,他还为一大早去栽树了!”
    “栽树?”
    “对啊,就是宿主你当初掉到他怀里的那棵桃花树,他很早就找人嫁接好了。”
    银玉听了,放下欲梳妆的黛笔,披上外衣,就往那颗桃花树的位置去。
    真是令人惊讶。当初被人凌空击断,大半棵树干折到在地上,铺了满地的落花,悲怆又可惜,如今,这棵树竟又繁华似冠,生机勃勃起来。
    银玉抬头看着这红英满碧空的盛景,心念一动,一丝灵气涌入树根,满树的桃花更是仿佛舒展开了一般,留得粉红掩映美人面。
    置之死地而后生,经历了命运的无常还如此顽强,是该有大机缘的。
    突然,银玉的脑袋上被一个桃核砸中。银玉猝不及防地挨了一下,捂头向上看,看见一个鲜衣怒马的小郎君坐在桃树上,眉眼弯弯的跟自己打折招呼。
    “夫人,你可还记得……我?”少年有些紧张地打招呼,紧紧盯着银玉的反应,生怕银玉说一句不记得。
    银玉瞧见了那少年,捂着脑袋,原本笑着的眉眼一搭,二话不说就往回走。
    “夫人,夫人……”那少年见怎么叫银玉也不搭理,着急了起来,飞身下去抱起银玉就放在桃花树干上,委屈道:“夫人怎得不理我?”
    “理你作甚,一个登徒子。”
    “夫人”少年委屈巴巴地叫了声,“我不是登徒子,我是阿昭,我告诉过夫人我的名字的。”
    “既不是登徒子,那你放我下去。妾身仪容未整,不敢示人。”银玉拍了一下阿昭揽在自己腰间的手,作势要跳下去。
    “夫人——”阿昭抱紧了怀里的芊芊细腰,将头埋进银玉的怀里,带着哭腔道:“若夫人有气,只管打我便是,若是要我放开夫人,我是绝对不依的。”
    银玉感觉到胸前衣襟渐湿,并不言语。
    似是察觉到了银玉态度中的退让,阿昭心中呼出一口气,心想那些个智囊还算有些用处。
    两人相顾无言了一会儿,银玉叹了口气,说道:“郎君何必纠缠,我已经是已婚妇人,你我二人,实不该如此往来。郎君年龄小,如今这般,是妾身的不是。我且告诉你,若你再来寻我,我便寻根白绫,自我了断,以全清白。”
    银玉态度坚定,令阿昭大感意外,眼神暗暗,心想夫人竟对那谢钰情深如许么,半点机会不给。
    阿昭想了一会儿,突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银玉大惊,帮他拉上,斥道:“你做什么,光天白日的,不成体统。”
    阿昭不能脱自己的衣服,便来脱银玉的。山间清冷,因此银玉早间出门裹得还算严实,但到底匆忙,没穿太多,更何况衣服下的玉体满满都是欢爱痕迹,痕迹斑斑,哪能示人。
    偏生此刻隐约听到林青云喊她的声音,由远及近,似是降至,而此刻阿昭正衣衫不整地闹着要脱银玉的衣服,嚷嚷着大不了两人做一对殉情鸳鸯,他便也满足了云云。
    一切真是,愈忙愈乱,愈乱愈忙。
    --

第十九章:夫人18

- 耽美 http://www.danmei.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