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яòuωenωu1.Ⅽòⅿ

女骑士和公主(futa) 作者:MUDADA

30 яòuωenωu1.Ⅽòⅿ

      等软软反应过来的时候叶殊已经走了,叶翎这时候拿到了叶殊的信,这才明白事情原末,生气之余,更多的是哑然。因为从来不知道叶殊有这么多的委屈。自己这么多年的默不作声。无动于衷。不也是在伤害叶殊。是一个施暴者吗。
    叶翎眼前逐渐发黑,头也眩晕起来,周围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终于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叶翎睁开眼睛,而软软就坐在床边发呆。
    叶翎先感受到的是女孩的气味,淡淡的萦绕在鼻尖,在与软软分开后的每一个晚上。自己都在想念这个味道。
    是在做梦吗?
    更多的感官包围过来。被握住的手,柔软的被窝,一切都无比真实。
    叶翎动了动手指,被软软急忙握住,柔水一般的目光将叶翎紧紧包围。叶翎从前十分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享受。但渐渐聚拢的回忆,却让叶翎第一次在这水一样柔软的目光中感受到了窒息感。
    愧疚,酸涩,懊恼又愤怒的情绪像一团乱线纠缠在叶翎胸口。以至于叶翎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女孩。
    两人对视良久,却相视无言。
    即使在叶翎昏迷后看了一整天,软软还是很难接受翎姐姐如此虚弱的模样。ⅹtƒree⒈℃om(xtfree1.com)
    两人默不作声的相视良久。又默不作声的看着软软,终于是叶翎首先笑起来:“从醒来后你也没和我说话,分别多久不见。”露出温柔的笑说,“你想抱抱吗?”
    软软扑进姐姐怀里哭,直到衣翎湿了,闷出一句,“对不起,对不起。翎姐姐,软软很想你。”
    “别怕,我回来了。”
    “翎姐姐对不起,没有能……认出你。”
    叶翎闷不做声,许久才低声回答:“不怪你,是我的错,没有和你说过她的存在。”
    软捏紧了翎的衣服,似乎有点紧张又担心,“她到底是谁,秋叶说她走的时候一点东西都没带。会不会……”
    虽然没说出来但是言语中还是关心的,没办法,就算做出了这样的事。软软还是不希望和翎姐姐长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她出什么事。
    叶翎摸了摸软的头,“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
    被叶翎温暖的手掌一下一下顺着毛,软软似乎安心起来,也顺势依靠在叶翎身上,紧紧的贴住。
    叶翎又顿了顿,从小时候开始。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和叶殊的事情告诉了软软。
    女孩听的聚精会神。
    叶翎看着软软的模样,“我知道你们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软软你也实话和我说。是不是对殊有好感了?”
    软软红眼,用力推开翎,认为翎是认为自己不真心,十分委屈。
    但想起和殊在一起的回忆,又觉得殊的面容,表现,都与翎一模一样,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区分和殊在一起的时候到底是在和翎姐姐一起。
    真的一点区别都没有吗?
    软软仔细想,可能是有的,但是被自己忽视了。
    想到红了脸又彻底白了脸。
    叶翎没有再逼问她。
    过了七八天,叶翎的伤已经好了许多。
    两人从那天起像是默认了什么,都没有提起过叶殊的任何事情。
    就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日子慢慢过着。毕竟是适应一个全新陌生的地方,叶翎在这段时间在养伤顺便着手处理叶殊留下来的事。两人每日待在一起却也没有亲密过。
    软软在夜里总是偷偷想起叶殊,恍惚。这些都被叶翎看在眼里。
    这时候司棉帮忙照顾叶翎,看见一样的脸流下了眼泪,被秋叶抱着还要挣扎的说,“叶殊大人帮助你把你救回来。为什么你们要合伙把她赶走。叶殊大人这么温柔,这么爱你,你却喜欢和她长得一样的人,对得起她吗!”
    软软恍惚,问她,“你喜欢叶殊?”
    “你不喜欢,不珍惜的人自然会有人帮你珍惜!”
    软软注意到与自己像的双瞳,意识到了什么,“她把你当我养在这个庄子里?”
    软软在想到这个可能后,心里第一瞬间的感受居然是生气。软软眉头紧蹙眉。这个少女一心为着叶殊说话,又住在庄子。确实对名为叶殊的人,软软并不了解,难道那作为叶殊会对对一个长得和自己像的人有那种和自己一样的感情吗?
    软软不知道。
    司棉脸黑了,没顾着自己。脱口而出“我希望你不要侮辱叶大人。”
    直到司棉走了,软软才缓缓坐下,叶翎从书房回来,就看到软软楞坐在凳子上的模样。
    女人的眉头转瞬即逝的压下来。
    --

30 яòuωenωu1.Ⅽòⅿ

- 耽美 http://www.danmei.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