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男人都爱睡她(高H NP) 作者:虽然头顶一片绿但依然要做好人的陈叁愿

分卷阅读29

      的大奶子压扁在车盖上,被顶撞得来回摩擦着发出滋滋的响。刚刚还在行驶的车盖泛着炽热的温度,导入阮樱的体内,欲火在身下熊熊燃烧。
    穆修掐着女孩细嫩的腰肢前后冲撞,用力的“噗嗤”水声仿佛要贯穿她的穴道,肉棒带出的淫水飞溅在车盖上。
    “哈啊……太快了……啊……小穴好涨……”
    “不要……呜……修、不要!啊——啊啊!”
    不要这样,强行肏着她,逼迫她想起自己曾经被他这样激烈地肏着,迷恋着他的灵魂的那种心情。
    知道穆修有其他很多女人的那天,阮樱的心被撕裂了一道大口子,她曾经那样痛苦才说服自己离开他,忘掉他,不去想他,她小心地不去触碰疤痕开始新的生活。
    可为什么,这个恶魔又要回来玩她……
    35、再次上门喂奶,在厕所里被男主人又操了
    穆修在阮樱激烈的叫声加速着大开大合的肏干,再度射精之后,高潮的余韵还没过,男人稀碎的吻落在阮樱的后背,温柔得不真实。
    揉着她被干出奶水的奶头,穆修把她的身体翻过来,看到她泪水涟涟的模样,唇角弯起一个温柔笑容,吻了吻她的泪水:“小骚货,被我干得爽哭了吧?”
    “才不是,是你技术太差,弄疼我了……”
    阮樱低头微微抽噎,不想让穆修从她的眼中看出,比小逼被他搞得更痛的,是她的心。
    ……
    爽过后穆修抱着阮樱重新回到车上,体贴地拿出准备好的新衣服帮她换上,又命令西装男开车将阮樱送回她住的小区。
    阮樱看着男人的举动心情有些复杂,她望着车窗外快速向后退去的风景,不住地去想。
    明知道穆修的温柔都是假象,为什么自己总是无法抗拒他呢……
    车停在小区门口,阮樱正准备下车时,被男人一把拉住,递过时下最新款的奢侈品牌的肩包,像抚摸小猫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乖,宝贝。今天叫得不错。这个包不是你喜欢的吗?送你了。”
    男人手里的包包、嘴角的轻笑让阮樱感到深深的羞辱,委屈得让她的眼角不住地红了起来。
    她抬手打掉穆修递过来的漂亮包包,羞愤地拧来车门冲进小区。
    穆修看着阮樱远去的背影,唇边却勾起邪笑。
    现在身旁的助理看着老板奇怪的举动试探性地问道:
    “Boss如此喜欢阮小姐,为什么不把她带回去呢?”
    “呵。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比起玩弄自己养的金丝雀,哪有睡别人女友好玩。”
    男人冷笑着转身回到车上,黑色的豪车驶离了阮樱的视线。
    气愤的阮樱在小区里走着,从包里掏出手机查看,不停闪烁的信号灯,她发现许多未接电话和陆凯的短信——
    “来我家继续你的喂奶兼职,否则我就公开这个视频。”
    阮樱有些心禁胆战地往下滑着屏幕,短信下面附带着的,竟然是自己刚刚在别墅里被叶总强奸的视频。
    *
    眼前一黑,心头袭来的无助感仿佛要将阮樱拉入无尽的深渊。
    电话那头的陆凯已经连续在几个小时内数次摁亮自己的手机屏幕,但是空白的消息栏让他愈发地急躁起来。
    今天原本和叶城约好的过去一起玩玩阮樱,可是当他驱车赶到叶城的别墅时,只有坐在沙发上气急败坏地擦着嘴角淡淡地血迹的叶城和他脚下被踹了不知道多少下的何助理。
    “妈的。该死,那女人不知道被谁派来的人给抢走了。”
    但是,这个世界只有他陆凯不想要的,其他没有他得不到的。
    气不过的陆凯回到家中开始疯狂地给阮樱打电话——
    无人接听。
    很好。
    他随即将还热乎着的视频发了过去——
    “抱歉,我今晚得加班,就不回来吃饭了。”
    阮樱将信息发给洛寒川的时候,一股罪恶感压得她喘不过气。即使已经被那么多人视为掌中的玩物,她还是害怕视频被洛寒川看到。
    这样想着,阮樱重新走出小区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赶往陆凯的家里。
    所谓的喂奶,不过又是被陆凯肏罢了。
    自己背负这一切就好了。
    “叮咚——”
    现在陆凯的豪宅门前,阮樱按响了门铃。
    “你好,我过来给孩子喂奶。”
    保姆为她开了门,将她带了进去——
    陆凯和他的妻子对坐着在餐厅享用晚餐。
    温柔又漂亮的女人。
    阮樱有些失神地望着他们。
    女人微笑着,时不时为陆凯夹菜,陆凯也宠溺地用手刮了刮妻子美丽的脸庞,示意她自己多吃一点。
    一副恩爱和谐的画面似利刃般刺痛着阮樱。
    忽然撇见阮樱进来,女人温柔地冲她笑着,打了打招呼;又不失礼貌地悄悄打量了一下阮樱。
    “阮小姐,今天也麻烦你了。张妈,带阮小姐去婴儿房吧。”
    阮樱勉强从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回给对方,跟在保姆后面。
    她记得陆凯上次强奸她的时候,说他的妻子出轨了,孩子是妻子跟奸夫的……会是真的么?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阮樱的心情低沉到了极点,保姆将婴儿报给阮樱,女孩掀开自己的上衣,左边浑圆的白兔从胸罩中跳脱出来。
    小婴儿在怀中吮吸着阮樱的奶头,小嘴“砸砸”地响。喂了一小会,阮樱突然感觉身下一股热流涌出来,刚刚被内射的精液被紧贴的内裤挡住,将花户沾得黏糊糊的。
    抱着孩子的阮樱在床边有些坐立难安,于是将有些睡眼惺忪的婴儿放回婴儿床里,自己则迅速走进附近的厕所里,想要清理下自己难受的小穴。
    但是她没料到,她刚走进厕所,脱下湿透的内裤坐在马桶上,男人快步走了进来,接着反手锁上了厕所门。
    “!!”
    被困在厕所狭窄空间里的阮樱慌了神,她紧捏着手上的纸巾,猜测着陆凯下一步的举动。
    “骚货。”
    阮樱红肿的穴口向外不断冒着乳白的精液,淫糜又香艳。
    陆凯嗤笑着,身下的肉棒也随即抬头。
    “刚刚那几个打人的,是你什么人?”
    陆凯欺身用手捏住阮樱的下颌。
    “骚货,你到底被多少人肏过?”
    “唔……放……放开……”
    男人可怕的力道让阮樱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邪笑着,解开拉链,布着青筋的肉棒从内裤里弹出来。
    陆凯已经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从阮樱进门,再到她掀起自己的衣服露出奶子给孩子喂奶。陆凯偷窥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
    这个骚货的小逼太销魂,自己见到她就忍不住地想肏坏她。
    陆凯
    YцzんāΙщц.ъΙz
    --

分卷阅读29

- 耽美 http://www.danmei.one